競爭的另一種可能,學習共好雙贏

有沒有可能跟孩子討論競爭以外的可能?學習如何共好雙贏。

在教室內緊張的資源分配情境遊戲進行著,燈光昏暗、座位擁擠,幾個組別已經崩解,被迫併購到別人的組內。

教室外面,坐著幾個紅著眼眶、擦著淚的玩伴,滴滴答答地訴說著心疼。

「我覺得很不公平啊,我的小隊已經這麼努力了,為什麼他們還是被併購!為什麼有別組還搶奪他們…」

這是未來領袖營隊中,最「不好玩」的遊戲了。

不好玩的點在於它最真實、最揪心,因為在各種環境的安排下,都凸顯著玩家的壓力與不安,這是玩轉刻意的。

然而這個《邊境求生》的遊戲,要談的是「共好」,在如此不舒服、如此極端的情況下,你還會選擇共好嗎?

這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,每一場的孩子截然不同。有的快速成為掠奪者、有的安靜地被併購,也有的一聽到無法如願存活,憤而放棄。

比起這一場孩子的行為,更獨特的是牽動了一旁玩伴輔導員的情緒,就連旁觀的大人也有感。

「我看到他們剪刀都沒停過,但是辛苦了這麼久別人一搶都沒了,他們中間還很無助地問我說,該

怎麼辦?我只能努力安慰他們啊,但是,我真的好難過我什麼也沒辦法做…好不公平…」
不公平的事情,就像人生。

而這位大夥伴的難過,來自於無助、自責,來自她生活經驗中,無論怎麼努力仍充滿挫折的回憶。

原本他笑著以為,能夠給組內的小夥伴多一點提示,然而我們明確的提醒,請不要插手、不要幫助、不給建議,讓她被迫面對自己的焦急。
看著這群隊輔的情緒,一方面覺得他們給自己好多的期待,另一方面也覺得原來孩子的努力,隊輔們都看在眼裡。

如同陪伴孩子一樣,我們用一樣的方法陪伴著隊輔。

單純的陪伴、聆聽、感謝。

不給建議、不急著安慰、感謝她的努力。謝謝她是一位這麼細心、努力的守護孩子們,但我們不打算停下他不公平、委屈的感受,因為在玩轉,我們都是玩真的。真實地把不公平搬進遊戲,真實地面對這些困境。

這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,面對大人、小孩都是。
然而更重要的是,在這些不公平下,我還能不能看見自己在意的信念、看見我擁有的資源。
哭泣的隊輔擦著眼淚說到「這好難」,是啊,因為難,所以才需要練習。不只是孩子,我,也持續在練習。

故事分享到這邊,哪一句話讓你印象最深刻呢?
A. 在艱困的環境下,還能選擇共好嗎?
B. 因為在玩轉,我們都是玩真的
C. 因為共好很難,所以才需要練習
D. 其他留言跟我分享吧!

玩轉學校 汪汪 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