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我不在的時候,孩子你該怎麼面對未來世界的挑戰呢?

我不在的時候,孩子你該怎麼面對未來世界的挑戰呢?

玩轉學校為什麼要舉辦逆轉未來這個營隊呢

熟悉玩轉的伙伴們應該都知道,我們不會輕易開始新的計劃或商品線,我們都會深刻討論過WHY?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之後,才會開始著手進行。

還記得在玩轉創立的初期,我與夥伴常常互相思辨著…

「所以,為什麼要帶孩子關心世界?這不就是另外一種教學期待嗎?」孔平問道

「這…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?帶小孩讓世界變得更好啊!」我第一次被人這樣問,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。

「哲宇,你的改變世界到底是包裝,還是真的想做這些事情?」

至今仍然還記得我漲紅臉的樣子,當時我很生氣,但更多的情緒是慌張。「難道我想帶著孩子做些改變世界的事情錯了嗎?」

就這樣經過了幾年,我終於找到了。

對啊,我就是想要讓世界變得更好,然後帶著一群孩子一起做這件事情。確實,裡面有大約一成到兩成左右是因為「這樣很帥」,但發現自己真的想做這件事情的我,突然舒坦了許多。

於是,逆轉未來的概念逐漸成形,我們注意到許多媽媽希望孩子了解社會議題,有一部分是「擔心自己不在的時候,孩子該怎麼面對未來世界的挑戰?」因著這樣的擔心,我們開始著手研究、思考2050年時,人類將面臨的環境風險會是什麼?我們想帶著一起解決這些未來難題,但其實,是希望透過這個營隊,讓孩子鍛鍊這些能力,讓我們放心。

這些社會議題沒有一個是簡單的,戰爭、貧富差距、AI失業潮、病毒肆虐…

很多老師問我們,你們熟這些議題嗎?

我得說,我們有一定程度的理解,但絕對不是專家。因為我們的角色不是成為專家,而是一個陪著孩子捲起袖子解決問題的大人。

幾梯後,我們出現了新的標語「成為自己喜歡的大人」

除了受到與我們長期合作的國際知名的抗貧NGO組織樂施會的影響外,更是來自於孩子們的解決方案,永遠超乎我們想像。他們不需要成為我們期待的樣子,而是自己喜歡的樣子。

永遠記得那個解決溫室效應的「八氧化二碳」,孩子把空氣中的溫室氣體放到汽水裡,變成商品賣掉。當下也覺得真的是天馬行空,但沒有想到,經過半年後,竟然在新聞裡看到已經有科學家團隊正在嘗試研發這樣的技術。真的是還記得那天盯著電視螢幕,我目瞪口呆的樣子。

也還記得孩子因為染上了不明的疾病失明,必須戴上口罩哭到不省人事。真的是哭到差點暈倒的那種,逆轉未來給大家的記憶好像都是:「每梯都有人哭,而且哭到不行。」因為逆轉未來一直都是玩真的,那些議題都是大人們花了很多很多年都還沒解決的難題,會感覺很挫折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我現在也當爸了,看著兒子熟睡的臉龐,我開始慢慢地理解了當初爸媽的擔心:「我不在的時候,兒子該怎麼面對未來世界的挑戰?」然後摸著他的頭,突然眼淚就會湧了出來。

「兒子阿,長大後來玩轉學校上課吧!你可能不一定知道怎麼解決未來世界的困境,但是你會在這個有點挫折的過程中,慢慢的成為自己想成為的大人!」

玩轉學校 阿屁 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