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在夏令營中,玩轉學校老師真誠地跟孩子道歉

「抱歉!」

引導員Benson誠摯地看著每位孩子表示歉意,並緊接著說,

「我希望儘可能做一個包容所有人的成熟大人,很可惜我剛剛沒做到,我跟大家道歉!」

在這一片靜默中孩子或訝異著、或咀嚼著,這句慎重且真摯的道歉……。

在玩轉學校的營隊中,最吸引孩子投入的元素之一,是活靈活現的情境道具。

===尚未整理===

而在逆轉未來營隊中,為了讓孩子,

因為每位領袖都相當在意世界變動樣貌,往往太投入觀看,很容易碰倒地圖上的道具,造成地殼變動。為了避免這種「人禍」,也避免太靠近地圖影響到帶領的引導員,Benson跟領袖們約定好,不要靠近世界地圖,如果太靠近,他會提醒大家。

營隊到了第四天,Benson仍需不厭其煩地提醒大家不要太靠近地圖!

「哐!」一排能源工業區如骨牌般倒塌,

緊接著是怪罪聲四起,「都是你啦!」「你都沒注意到!」

Benson看著剛剛的場景,默默的坐了下來。

有些孩子持續的爭論,有些較敏銳的孩子發現Benson的異樣。

一段時間後,大家都開始注意到了整個場域的氛圍怪怪的,慢慢的都靜了下來。

Benson請大家暫停遊戲,來到場地旁邊的空地,想要跟孩子們討論一些事情。

「我觀察到大家在判定時,有很多事情想要確認自己國家的狀態,加上遊戲內災難發生的很快,大家會想靠近地圖,但我還是要一直跟大家不斷提醒我們的約定,我感到很累…」

「大家認為為什麼我需要提醒大家?」

「因為地圖會倒啊!」

「那大家可以理解為什麼我要不斷提醒大家的原因嗎?」

看著低著頭、小幅度點頭的腦袋瓜。Benson停頓了一下,繼續問大家

「剛剛最後,我有一點生氣,有注意到我生氣的可以舉個手讓我知道嗎?」

不少孩子都舉起了手。

「那,有因為注意到我生氣,而被嚇到或感受不好的,可以讓我知道一下嗎?」

雖然不多,但有幾個孩子舉起了手。

引導員接著說

「謝謝大家告訴我你們的感受,

其實那個瞬間我有點生氣,發現我努力維持大家在一個公平的環境,但我自己沒有被大家尊重。」

「生氣過後,我緊接著好難過,我覺得有點挫折,沒有把著個環境變成一個公平且尊重的場域,我也很抱歉自己沒有做到包容所有人的大人,我跟大家道歉。」

引導員跟孩子分享,希望可以如同第一天討論的一樣,建造一個尊重、公平、負責的環境,這是需要每一個人的協助。

在後面觀課的我,也對這樣真摯的道歉感到衝擊。

我默默的反思著,我是否也能像Benson一樣,這麼真誠的向孩子道歉?

我是否可以向孩子示範,我們都有可能犯錯,重點是我們能如何面對呢?

在玩轉大人與孩子的對話,我們反而不習慣上對下,而是以平等的方式對待我們相處的每個人,即使是身為大人的我們,也可以向孩子真誠地說出我們的感受、期待,甚至道歉我們哪裡做錯了。

因為,我們正在成為自己喜歡的大人。

當我跟孩子真實表達我們的情緒,我自己也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受,

將可能的衝突化為一次次拉近彼此關係的機會。在成為自己喜歡的大人之前,會有一群孩子們看著我們的身影前進,我相信這群孩子能夠感受到,如何真誠地表達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