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營隊新冠肺炎應對方式

別再翻轉教育了,應該翻轉的是孩子的生命經驗

我們是玩轉學校,光從名字本身有個「轉」字,就會讓大家聯想到耳熟能詳的「翻轉教育」。

「你們靠著營隊、工作坊,真的能翻轉了教育嗎?」

這是個很大的題目,也正好來檢視自己,檢視我們為什麼而努力。坦白的說,我認為單靠營隊是不可能翻轉教育的!

即便這陣子我們花了很多心力,調整更貼近孩子學習的課程、培訓引導員準備暑假營隊、跟家長溝通彼此教育的想像,然而翻轉教育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,更不可能用幾次營隊就能搞定。

我相信,現在的教育的系統或脈絡,即便很多人不喜歡,但仍然是有意義、有很多人努力而來。改變是必然的,但在改變之前這些挑戰與不容易需要被承認。

那麼尷尬了,揮舞著翻轉與改變的旗幟,我們在做的事情,還有什麼價值?或說,在這幾年的營隊、課程中,有什麼跟著一起改變嗎?

我們舉行了近百場的營隊,陪著幾百個孩子登入遊戲世界,還記得孩子們一開始走進沒有不行的世界,有麼興奮、有的茫然、有的帶些挑戰或猶豫。

隨著世界發展慢慢成形,每一次營總會有一個轉捩點,開始改變整個教室的氛圍:「孩子做出某個決定的那一瞬間。」

當孩子第一次拿到權力

嘗試著用自己的方式來執行正義,或國際制裁、聯合懲罰某個異己份子,或衝動地發動戰爭,嘴裡嚷讓著要「炸掉他們!」真正發動戰爭的卻是少數。

當他們第一次體驗到自己的權利,真的可以毀掉些什麼時,那些平常被忽略的複雜情緒,卻被我們引導員細膩的看見、拉著他們停留,陪孩子們一起氣得漲紅臉、一起掉眼淚、一起感受低氣壓籠罩連呼吸都不安的氛圍,

然後我們跟孩子一起想起來,我們真正在意的是什麼。

當安靜的孩子不再沈默

有的孩子在大多時候是內向、安靜的,然而一次又一次被衝擊與挑戰著,可能是國家被傷害、可能是夥伴的做法不認同,也可能是某個行為,挑戰了自己的價值觀。

在某一個瞬間突然勇敢的站起來發聲或反抗,我還會記得他們說出想法時,是緊張的紅著耳朵、手微微顫抖著,但那一瞬間,孩子散發著與眾不同的光芒。

那一刻,我們跟孩子一起看見,原來自己是有力量的

當微笑的孩子終於放下偽裝

有的孩子習慣於執行與配合者,滿足別人的需要,時而把自己的渴望跟需要隱藏起來,看似笑著溫和,然而那眼神中一絲絲的不安。

我們都看見了,但我們會持續選擇等待,等待孩子與一旁夥伴累積情緒到某個瞬間,當關係平衡受到挑戰時,孩子一次爆發出的矛盾與不安,團隊的生活讓他必須面對「我這麼在乎別人,那誰來在乎我」。

我們跟孩子一起感受,原來從在乎自己開始,是值得被練習的。

上面這些孩子,感覺都滿常見的對吧!甚至我們這些大人,最深處的內心也是其中一個孩子。然而在生活中,卻又有哪些時候,有誰能夠被這樣好好的接納,接納這被隱藏許久的感受。

營隊沒辦法翻轉一整個教育系統,但我們正在做的是,等待翻轉某個孩子生命經驗的瞬間。

這個瞬間有可能會發生,也可能不會,但我們要確保的是:「如果發生的時候,孩子不是孤單的。」有一群大人,會陪著他一起看見,這樣一切就足夠了。

那些重新被看見的孩子,那些孩子重新看到自己後眼神的光芒;那些重新點燃理想的老師,滿足的說「原來這樣教育是有可能的」;那些努力的爸媽,重新有個喘息機會,看見孩子、也看見自己。

還有,被改變的我自己。